慵懒的猫(ฅ>ω<*ฅ)

我們就像在一輛失控沖下懸崖的車上,明知道等著我們的是什麽,可是誰也沒有辦法封锁,只能眼睜睜朝著預知的絕望的結局急速飛馳而去。

對於人類漫長得乏味的生命來說,和一個人的相遇到離別,只不過是個細小的瞬間。
我们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在看日落。